浙商向后转:不找市场找市长?_财经

2018-06-28 11:28

  “如果入点股,我可能会更放心。”南存辉忘不了,四年前当他计划投资20亿元启动正泰太阳能项目时,他对时任杭州市委王国平的这番话。

  “这点钱我们拿得出来,但要强调的是,即便不入股,杭州也会外地前来落户的企业。”在王国平公开后,杭州各级以高技术产业化等名义为其提供了上亿元财政扶持资金。

  2009年,南存辉接受温州市邀请,再投20亿元兴建太阳能电池项目,“促进家乡的新能源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

  不独南存辉,杭州宋城集团老板黄巧灵更是成功游说浙江省财政厅等机构成为其上市公司宋城股份(330144)的原始股股东。

  2006年初,中央提出引导工业经济转型升级的政策。鉴于电网系统的垄断特质,电气设备生产商的升级空间有限,南存辉决定进入新能源领域。

  因老家温州土地、电力、人才等资源不如杭州,他最终落户杭州滨江,甚至把家搬到杭州,方便对接有关部门。

  但到2008年,金融危机来袭,正泰的第一代100兆瓦的多晶硅电池生产线刚刚上马,把厂房刚建起来、员工培训好、设备安装好,订单一下子全取消了。南存辉调集20多亿现金救急。

  2007年,新任杭州市长蔡奇致力于现代工业体系的构建,为打造国家级新能源产业,技改等财政专项资金大幅度向光伏企业倾斜。截至目前,正泰太阳能共获杭州市本级财政资金补助5000多万元。

  站、正泰太阳能光电建筑系统列入财政部《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目录》名单,再次获得巨额的财政资金支持。

  当年底,南存辉衣锦还乡,与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签订240兆瓦非晶/微晶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项目,总投资20亿、规划用地300亩。

  与杭州一样,温州方面也,将依托正泰这家年产值500亿的集团公司,完善当地的太阳能产业链,“共同推动产业转型提升,拉动地方经济发展”。

  但在南存辉的家乡温州柳市镇,春城开关厂厂长黄信飞则牢骚满腹。他对本报表示,“我2004年相中的一块土地,到现在都没审批下来。”

  在素有“低压电器之都”之称的柳市镇,由于缺地、缺水、缺电,70%以上规模企业的利润不再投资本地产业,而转移到外省开发房地产、买楼、开矿等,成为短期博利的游资。

  南存辉也有不如意。在浙江省最近召开的民企座谈会上,他向浙江省委赵洪祝直陈,“与兄弟省市相比,浙江已成为政策高地,而资源、能源、人才等也不具备竞争优势。”

  南存辉,浙江省高层出台相关政策,鼓励新能源产业兼并重组,扶持大企业发展。

  “浙商从来都是找市长的,而且比内地找得更加巧妙。”此间观察人士指出,浙江模式从来不是由民间自发创新出来,它是地方与民资的暧昧合谋。

  例如早期的温州,地方对民间工商业“非禁即入”的宽容态度,而地方官员的家眷亲友亦多有参与,并在土地、税收乃至司法等方面受到照顾。更有甚者,商界邀请市委、市长、副市长剪彩,均有公开透明的价码。据称,这些钱均被纳入当地市政建设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