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米兼职要为几亿人找工作能成吗?

2018-06-08 10:03

  撰稿|王海天 2015年11月17日,58赶集集团CEO姚劲波、联席CEO杨浩涌同时现身一场发布会,为刚从集团分拆出来的新品牌“斗米兼职”站台。当天,斗米兼职宣布获得来自高榕资本领投的4000万美元A轮融资。这是58赶集合并后,集团分拆的第一家公司。一个切入兼职领域的新公司,为何能获得如此待遇?

  2015年11月17日,58赶集集团CEO姚劲波、联席CEO杨浩涌同时现身一场发布会,为刚从集团分拆出来的新品牌“斗米兼职”站台。当天,斗米兼职宣布获得来自高榕资本领投的4000万美元A轮融资。这是58赶集合并后,集团分拆的第一家公司。一个切入兼职领域的新公司,为何能获得如此待遇?

  从分类信息到交易:变革产品和模式斗米兼职办公地址位于上地的一处培训学校内,校园里到处是培训的,一片热闹的场景。在学校内,斗米兼职租下了一幢楼的两层作为办公室。斗米兼职创始人兼CEO赵世勇说:“刚来赶集网就在这个学校办公,当时操场全是半人高的草,一块野地。”斗米现在的办公楼是原来赶集网的。从赶集到斗米,赵世勇在这个学校走过了五年。当初的野地,现在已经改成塑胶跑道了。

  2015年4月17日,58同城和赶集宣布合并。这两个体量相当的公司合并后,分类信息市场在以后数年将会趋于稳定。合并后,赵世勇的头衔仍然是集团副总裁,但分类信息这事,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兴奋点。“我觉得我会考虑两个点,一是我个人的兴奋点在哪儿,二是我的团队怎么办。”赵世勇说。决定离开的那一刻,他把58赶集旗下业务都筛了一遍,发现兼职这个行业,和他的这两个点比较吻合。

  刚开始,他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邓亮一起找线下中介聊,有的中介做了十来年,做不大,有的就围绕着海淀的几所大学做,发工资是从自己的账户里一个个打钱过去。做得好的,一年能挣几十万,上百万。做兼职的都是草根出身,这个行业有现金流,商业模式成熟。

  线下中介往往局限于城市的一个区。在市场份额占到70%的中介都没有,大企业想在全国做活动很痛苦。另一方面,兼职的C端也没有什么自主权,只能跟着领队干,领队让干什么就是什么,还容易,拿不到钱。在一个线上线下都没有什么强劲对手、市场不规范的行业里,斗米不用血拼,只要做得足够快就行。只上线下结合,才能降低获取C端用户的成本,如果B端公司找线元钱能招来一个人,在兼职互联网平台上5元钱能招来一个,那就是互联网公司赢了。“我们没有创造一个商业模式,原来就有,只是变得效率更高。”赵世勇告诉「新经济100人」。

  58赶集将兼职业务出来的原因就是需求特别大,同时用户体验不是特别好,如果不切入到O2O的话,没法提升服务质量。

  “坐在办公室里面,很难分辨这个职位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不知道背后的公司是什么。”虽然是切交易,但如果依照赶集的那套做法,B端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赵世勇觉得,如果斗米的模式,只是在58赶集的基础上做一个优化,价值还是太有限,不做一个质的变化,用户上来还是很难完全放心。”

  赵世勇想清楚了,交易是必须切的,问题是纯线上模式仍然无法识别公司,很容易混入骗子公司,这个模式是有先天缺陷的,怎么办?做重!线日,斗米团队封闭研发,8月份产品正式上线。在这过程中,斗米收购了一家线下中介机构。线上有产品,线下铺地面团队。有问题的企业,线上反垃圾系统解决不了的,可以让线下的地面部队核实。

  斗米兼职联合创始人、平台产品负责人程展鹏认为,赶集更注重信息的展示和量,斗米是O2O,以服务为核心,要求框架体系对每个细节把控更高。例如,C端用户报名之后斗米要及时将信息输送到B端。B端希望越简便越好,最好自己不搀合任何事情,给钱就行。斗米系统提供了考勤系统,可查看C端考勤情况,发放报酬是有凭据的。目前主要靠线下到现场执行考勤考核,未来可能通过定位技术实现户外考勤。兼职的核心:海量的C、靠谱的B对接供需双方的平台模式,必须解决供需双方的平衡。比如滴滴出行,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实时匹配乘客和司机。在用车高峰时端,滴滴可以通过算法提价,来平衡供需。兼职的平台模式,也是一种供需平衡的模式。而对于平台的第一步,首先是寻找大量的C端用户。

  “兼职平台,供给方就是C。”程展鹏认为,所有的供需平台模式,起步先要找供给方,然后才是需求方。这个顺序一定不能。比如滴滴出行,司机是这个平台的供给方。所以滴滴开始用大量的地推招司机,先让司机在平台上运转起来。有了足够多的司机,获取乘客就容易多了。

  斗米上线的前一个月,主要的目标都在供给方:寻找兼职的用户。由于58赶集是斗米的股东,给了大量的资源支持。58赶集兼职频道下拉前20条都是斗米兼职的信息和链接,移动上全平台给斗米兼职导流量。早期用户访问量,月复合增量率超过100%。

  解决了供给方C端用户,下一步就是需求方了:企业。“我们C是最多的,B我们可以慢慢发展,把C住,你就不用担心B了。”程展鹏说,斗米的第一个月,只铺了一个城市,签的企业总数不到100家。如果供给方足够多,但企业少,用户来没有合适的职位怎么办呢?“只要他打过一次工,全程都是靠谱的,没有任何问题,他就会信任这个平台体系。”

  早期的企业数量少,因为要拉足够多的供给方,模式才能运转起来。当用户越来越多,必须要引入大量企业。企业的质量如何控制?或者说,如何让斗米没有骗子?“我们审核系统规则十分严格,淘汰帖子的概率非常高,有时候我们也很伤心,还曾经回头看有没有误杀,因为淘汰率实在太高了。”程展鹏说。早期他们确实被吓到了,因为斗米做的是平台模式,企业如果不愿意花钱就发个招聘帖子,斗米在后台审核,能通过的不到3%,97%都是问题帖子。

  斗米系统会识别骗子的常用手段(这是赶集网多年的经验积累),骗子会集中在一些区域,发布的信息相似度很高,钱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职位也更高。赶集网不断与骗子做斗争的过程里积累了不少样本,斗米兼职技术负责人王君因为赶集网的职业经历,做斗米网上反垃圾系统轻车熟。系统如果对信息的识别率低于60%,就会进入人工干预。反垃圾系统也减轻了人工的负担,目前斗米的人工审核团队不到10人。从成立到现在,斗米还没有一例用户被骗。

  模式上,斗米目前有包招、包工、普招三种。包招不仅帮企业招兼职人员,还负责活动现场的效果。比如运营商校园推广电话卡,斗米需要负责全部兼职人员的面试、培训、执行,这个业务很重,不利于平台早期快速扩张;包工就是解决企业的临时用工需求,斗米从人到活动,全程负责;普招,可以理解为企业发出需求,斗米给企业用户,但平台不这些用户能否全部到岗。斗米目前的营收来源主要是包工模式。收费上,斗米和行业做法一样:每场活动,收取企业10%到20%的服务费(包括线下督导费用)。由于斗米刚起步,目前把服务费全部励给用户。

  闭环的关键:线下重服务斗米打造交易的闭环,B端公司在斗米上开设帐户,直接充值,公司结算劳务报酬直接在斗米上操作,一键发工资。C端用户通过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行卡等提现。提现是C端用户的核心体验,最早的时候用户希望马上拿到钱,但是支付宝提现需要等上几个小时,用户就情绪激动,聚集起来高喊“骗子”。后来斗米在每场招聘会上都特别强调,是网络提现,不发放现金。C端用户多为社会草根,对钱的度特别高。斗米现有一套斗宝系统做资金对账,任何资金的出入马警。

  “我们每个城市的BD就几个人,但是我们可能一天有10场、20场活动,需要有足够多的执行去盯,所以每一个城市标配就是十五六个人。”斗米联合创始人、销售负责人赵冰经历过“千团大战”、去哪儿与美团的酒店大战,现在负责斗米整个线下团队管理。每个城市的BD团队主要负责把斗米的服务销售给企业,执行则是协助企业的招聘和活动执行。

  每个月斗米给城市经理发成本报表,培养城市经理的经营意识。在接受「新经济100人」前,赵冰和沈阳城市经理开会,此前他要求办公室房租物业水电加每个月办公损耗控制在5000元内,对方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家具也要求在58、赶集网上买二手的,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加起来150元。

  赵冰有一段失败的创业经历,他选择斗米的原因是“CEO靠谱,融资能力强,有流量支持”。赵冰的住处就在办公室里,他家在通州,单程50公里,往返加上堵车时间太浪费了。他入职第一天,先住在办公楼隔壁的学校宿舍里,没有暖气冻得不行,干脆搬到办公室来,只要有张床睡就行了。斗米一半的城市经理住在办公室里,开门上班,关门睡觉,眼里没有生活,只有工作。“我住办公室,城市经理就没有理由不住,我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从来不要求别人。”他对城市经理的要求是“早启动,晚分享,中午抓陪访”,工作时间实行996制度。他每次出差,从来不透露行踪,早晨8点半到分部办公室突袭,看人员齐全不,或者晚上9点到,看有没有提前放羊。城市经理发微信或者打电话联系不上他,就猜他是不是出差了,还通过总部的线月起月交易流水连续保持三倍的高速增长。赵世勇说:“做重模式中后台支撑很重要,有多年HRBP经验的周丹和后台大系统负责人付松对业务高速发展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

  从58赶集出来再创业,原本是副总裁的赵世勇做CEO了,原来部门总监变成合伙人级别的副总裁了。赵世勇态度也变了,以前加班会注意分寸,而现在,晚上开会到8点多钟,有位同事认为讨论完了,就赶紧回家哄生病的孩子,因为妻子出差,家里老人搞不定。结果,继续开会的赵世勇发现问题还是没解决,打电话给那位同事,你赶紧把小孩的事处理好,现在就回来。9点半,同事又回到公司。“我觉得很正常,谁让你是我的合伙人呢?他也没什么想法,乐呵呵地进来。这种事情是在分工细致的大公司里不可能出现的,可能就咱俩打个电话就行了。我们联合创始人中的邓亮和周丹仅有的两位女性,也是两位妈妈,有时候工作上实在协调不开,就周末带着孩子来上班。”